买球的app

不惜“打掉重练”!面膜达人李昆霖的品牌转型三部曲

点击数: 更新时间:2021-08-28 18:32
耗时三年,砸重金3亿元,4月中旬,提提研面膜母公司“佐见啦生技”宣布新的研发基地──佐研院正式落成启用。这栋俨如美术馆外观的白色建筑物,背后却有一个品牌重生的故事。

矗立在高雄临海工业区,洁白明亮的建筑物,外观相当醒目。这里是佐见啦生技及其面膜品牌提提研TTM的研发中心,名为“Jolab佐研院”,今年初正式落成。

当南台湾独有的炽热阳光,映照在门口的水池,波纹熠熠闪耀,就犹如刚吸饱精华液、焕发光采的肌肤般,和生产面膜的工厂“形体合一”。这是佐见啦生技执行长李昆霖的坚持,也是梦想。

正当“防疫”成为时下最热门的关键字,脑筋动得快的李昆霖,不但研发出新商品,还把应变策略分享给委托代工的品牌客户。

因应疫情,佐见啦研发的干洗手多了保湿功能;此外,因应长期戴口罩,容易引起干痒、长痘的肌肤状况,近期就推出保湿舒缓贴,可敷于脸部和口罩间,维持肌肤表层的微生物平衡。

这次疫情,让更多消费者的购物习惯开始转往在线,面膜“疫”外受惠。

李昆霖分析,面膜在美妆品项中,由于具备“入手门槛低”“一次性使用”“方便寄送”三大特色,消费者若喜欢,会一再回购。

他集中火力销售提提研的入门款面膜,于是营收维持在线和线下约五五成比例。2019年的营收约5亿元。

图/Jolab佐研院。佐见啦生技提供

经历家族纷争  重新归零再出发

面膜界提到李昆霖,最津津乐道的就是他“打掉重练”的品牌传奇。

三年前,李昆霖壮士断腕,更名为“提提研”。重新替品牌定位为“征服法国的台湾面膜”,更砸大钱前进都会区、捷运打广告。

他不讳言,品牌更名的代价很大。

当时,只要在搜寻发动机上输入TT面膜,就有4000万条搜寻结果,在华文世界里居于首位。对网络品牌来说,这是相当值钱、用钱都换不来的曝光流量。但改名之后,这些苦心经营了六、七年的流量,瞬间归零。

TT面膜的前身,是2004年李昆霖岳父创立。早年,靠著低价策略,曾在电视购物、网络团购一炮而红,10元、20元的铜板价虽然吸睛,但公司赚不到钱,无法研发更好的产品。再者,市场新进者不断加入,替别人做代工又没利润,一度面临财务危机。

2011年,家族兵分两路,岳父转往中国大陆发展,李昆霖主导台湾品牌转型。他也开始把脚步延伸到海外,四处参展,前往欧洲市场的机会也于此打开,成为第一个打入欧盟的台湾面膜。

看来成功经营出品牌2.0,但他却觉得与岳父理念渐行渐远,三年前于是带著原团队出走,另立提提研品牌。

只是,使用新的品牌重新出发,前半年营收就掉一半。

图/提提研4月宣布推出“黑蜂蜜活源新肌生物纤维面膜”。佐见啦生技提供

破釜沉舟的李昆霖开始了品牌3.0计划。首先,梳理产品品项,把只是因为便宜、卖得好的砍掉,从50款商品瞬间精简到10款。

接著,他重新塑造品牌定位,统一具辨识度的图样(IP),积极寻找符合生产标准的代工厂,也是那时候,他决定盖一间专属的“佐研院”。

李昆霖把佐研院作为实践品牌美学的殿堂,以及对外界展示战力的练兵场。未来这里,不仅仅是生产自家品牌提提研的面膜,还可以替国内外的美妆保养客户代工。

除了提提研、佐研院,佐见啦生技还将成立自有美妆保养品牌“JOLA”。

三年耗资3亿  打造研发基地 

走进一楼,是策展空间,诉说著品牌的美学理念。其中亮点,是耗资超过千万台币打造的纯水室,也是佐研院的“心脏”;二到三楼,则是研发、生产基地,四楼是天空步道,号称无视线死角,让来参访的外宾和客户,能透视俯瞰每一个实际生产的步骤。

前身是1500坪的旧船舶零件厂,只留钢骨结构,为这栋建筑操刀的设计师朱志康,因设计出有“世界最美书店”美誉的中国成都“方所”闻名。这里,一坪造价高达30万元!

然而,李昆霖一再强调,盖得这么漂亮,绝对不是面膜旗舰店,也不是对外收门票、卖体验的观光工厂!

“我不讲究产能,只追求品质,因为要做最高规格的示范,还给保养品一个尊严!”李昆霖眼神坚定,希望借由提供高标代工的服务,展现台湾的软实力,在国际美妆界占一席之地。

图/佐研院的“心脏”──纯水室。廖君雅摄